成都商報記者 胡挺
  攝影報道
  施樂會
  主管部門回應
  金華市慈善總會副秘書長華文貴表示,金華市慈善總會今年4月曾調查發現,施樂會確實在收取“置頂費”,從去年11月到今年4月份,一共收了100多萬“置頂費”。這些錢施樂會用來作為網站的運營費用了。後來,金華市慈善總會要求施樂會停止收“置頂費”。“今年5月1日之後,施樂會就停止了置頂費收取。”
  針對部分求助人反映的施樂會在5月之後仍在變相收取置頂費的情況,金華市慈善總會將立即展開調查,如果情況屬實,會對施樂會進行整改,並嚴肅處理。
  被稱為“全球首家全透明化網絡愛心平臺”的施樂會,身陷“置頂費”漩渦:多名在該網站發帖的求助者稱,所獲善款大部分會返還給施樂會作為“置頂費”(成都商報昨日曾報道)。昨日,施樂會的主管部門金華市慈善總會稱,今年4月曾叫停過施樂會收取“置頂費”。對於部分求助者反映的施樂會仍存在變相收“置頂費”的情況,慈善總會將立即展開調查。
  另據求助者周志忠告訴成都商報記者,今年5月施樂會宣稱取消“置頂費”後,置頂費用通過46網絡營銷中心收取,並由46網的客服操作置頂。11月5日,成都商報記者以求助人身份聯繫到一名46網的客服,這名客服向成都商報記者保證,交了置頂費後,可以上施樂會網站首頁。“你準備一萬,循環利用,保證你每月最少賺3000元。”
  5個多月收百萬“置頂費”
  “都作為網站運營費用了”
  施樂會全稱金華市慈善總會施樂會,是金華市慈善總會的分支機構。昨日下午,在接受成都商報記者採訪時,金華市慈善總會副秘書長華文貴對施樂會的情況進行了介紹。
  華文貴說,施樂會的性質屬民間社會團體,在民政局註冊,網站運營經費由自己負擔。“以前有企業贊助,但在去年11月,企業停止了贊助,施樂會要自己想辦法解決人員經費和行政開支等運營費用。”
  對於施樂會向受助人收取“置頂費”一事,華文貴說,今年4月,金華市慈善總會接到過相關投訴,在瞭解此事後,立即前往施樂會進行了調查。“調查的情況是,施樂會確實在收取‘置頂費’,從去年11月到今年的4月份,收了5個多月了。據我們瞭解,一共收了100多萬的置頂費。”
  置頂費用在了哪些方面?華文貴說,這100多萬元,施樂會用來作為網站的運營費用了。“施樂會網站5個多月,運營費用花了200多萬,這100多萬都作為網站的運營費用了。”
  還在變相收“置頂費”?
  金華市慈善總會將展開調查
  華文貴說,施樂會屬於公益慈善組織,對這類公益慈善組織的管理,目前我國尚沒有一個明確的管理辦法,“只能參照《基金會管理條例》,工作人員工資福利和行政辦公支出不得超過當年總支出的10%。”
  對於“置頂費”,金華市慈善總會也對其是否合理進行了研究。“我們追蹤訪問了部分交置頂費的求助者,有求助者表示,為了獲得捐款,自己也願意花這筆錢。比如花4000元置頂費,獲得1萬元捐款。但從整個情況來看,置頂費也有其不合理性,求助人本身就很困難了,有的還是借錢交置頂費,客觀上加重了求助人的困難。”
  在調查瞭解相關情況後,金華市慈善總會要求施樂會停止收“置頂費”。“今年5月1日之後,施樂會就停止了置頂費收取。”
  昨日,在仔細看了成都商報的報道後,對部分求助人反映的施樂會在5月之後仍在變相收取置頂費的情況,華文貴說,目前尚沒有掌握這個情況。“這一塊的內容,我們目前確實沒有瞭解,但我覺得,如果情況屬實,施樂會不應該這樣做。”
  華文貴說,金華市慈善總會將對這一情況立即展開調查,如果情況屬實,會對施樂會進行整改,並嚴肅處理。
  最新動態
  施樂會新浪官方微博已被凍結
  昨日上午,細心的網友發現,施樂會在新浪微博的官方微博賬號“施樂會平臺”已沒有任何微博顯示。成都商報記者打開該微博發現,所有已發佈的微博都已不能顯示,頁面上只有一行字:“該用戶已被凍結,無法查看其微博內容。”
  而施樂會官方網站首頁求助帖的排序模式,與前幾日相比也有了調整。昨晚9點05分,成都商報記者發現,排在首頁前4位的,分別是“白血病小旭龍配型成功”、“3歲小澤熙頭面部重度燒傷”、“貧困學子劉青霞需要你的幫助”、“開胸劈骨取腫瘤”,5分鐘後,成都商報記者再次刷新首頁,發現此前排在前4位的主題都整體後移了兩個位置,而排在最前面的兩個主題,剛剛接受了新的捐款。此前,施樂會會長方路曾表示,目前的排序方式為:新接受了捐款的主題排在首頁靠前位置。
  昨日下午,成都商報記者數次聯繫施樂會會長方路,希望對此事進行核實,但方路均稱有事,隨即掛斷了電話。
  一名求助者向成都商報反映
  獲捐21萬隻拿到3萬
  其他都交了“置頂費”
  昨日,施樂會身陷“置頂費”漩渦一事被成都商報報道後,仍有求助者與成都商報記者聯繫,透露他們所交的“置頂費”。
  2013年,建築工人周志忠(化名)5歲的兒子睿睿被查出患有腫瘤疾病,長期的治療讓整個家庭一貧如洗。2013年11月,在難以籌到治療經費的情況下,周志忠在施樂會上發帖,求助5萬元治療費。5個月後,網站顯示,5萬元治療費已捐滿。由於治療費用缺口大,他又第二次在施樂會網站上發帖,求助20萬治療費。截止到目前,兩次求助已獲捐21萬多元。但周志忠稱,21萬捐款,他只拿到少部分,約3萬元。“你減掉3萬,其他都是置頂費。”
  周志忠說,最開始“置頂費”是直接打給施樂會的對公賬號,今年5月施樂會宣稱取消“置頂費”後,置頂費用通過46網絡營銷中心(以下簡稱46網)收取,並由46網的客服操作置頂。
  “前一段時間捐款不理想,很多時候捐的錢還不如置頂費高,很多人都想不做了。客服還對我們承諾說,以後每個月保底收入3000元。”
  周志忠發給成都商報記者的一張打款憑證顯示,2014年9月29日,周志忠匯出了5000元,收款人是施樂會負責人施政年。
  此前,多名求助者曾向成都商報記者證實,施樂會雖然宣稱取消了“置頂費”,但實際上46網成了施樂會的一個馬甲。在回覆網友投訴時,施樂會負責人之一潘旭苗承認,46網是施樂會合作網站之一。“46網和施樂會網站是一起的,46網是一個推廣網站。”已從施樂會離職的客服人員張林(化名)說。
  11月5日,成都商報記者以求助人身份,聯繫到一名46網的客服,這名客服向成都商報記者保證,交了置頂費後,可以上施樂會網站首頁。“你準備一萬,循環利用,保證你每月最少賺3000元。”這名客服說。
  網友熱議
  收取“置頂費”
  斂財還是運營需要
  昨日,成都商報關於施樂會身陷“置頂費”漩渦的報道引起社會廣泛關註。施樂會收取“置頂費”的行為也引發爭議。
  著名公益人士,北京感恩公益基金會發起人“才讓多吉”轉發了成都商報關於施樂會收取“置頂費”的報道,併在微博上進行置頂。此後,多名網友轉發了這條微博,併進行了評論。
  網友“安海”說,他曾在施樂會先後捐出1000多元。“竟然不是全給那些困難的人,施樂會還收取費用?”這名網友說,此前,施樂會宣稱不收取任何費用,他完全不知道還有“置頂費”一說。“這對捐助者來說,是欺騙行為。”
  網友“董華平新聞觀察”卻認為:“收取置頂費,沒什麼不妥。1、法律無規定慈善機構必須無償,可以收取。2、要維持網站運轉,必須有費用支撐,施樂會收取置頂費,本質上說,是收之於求助者、用之於求助者。如果沒有網站和慈善機構的正常運轉,求助者在此渠道將分文不得。3、求助者花少量置頂費,獲得更多的救助費,目的已經達到。”
  即使是像周志忠一樣的求助者,對於施樂會也懷著複雜的感情。一方面,這個網絡慈善愛心平臺,確實幫助了他,在他最困難的時候,通過募捐向他提供了善款;另一方面,善款中的大部分,卻又被當做“置頂費”返還。“說實話,施樂會是一個好的慈善平臺,也幫助了很多人,只是置頂費確實不該收。”
  (原標題:金華慈善總會:4月曾叫停“置頂費”)
創作者介紹

台北火鍋

cn05cnzqd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